分支机构

国务院参事仇保兴来穗把脉城市规划——借鉴欧盟理念,打造紧凑城市

时间:2016-08-09  来源: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  作者:

国务院参事、国家住建部原副部长、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日前来穗,就有关城镇化的规划调控作辅导报告,建言北上广充当火车头,让中国“城市梦”化作现实图景。

超大规模城市深陷人口膨胀漩涡,造城运动与功能区热潮催生“堵城”“睡城”等都市痼疾,城镇规划观念呼唤理性回归。仇保兴指出,北上广应弃美国的“蔓延”模式,走欧盟和日本的“紧凑”道路。而天生丽质的山水广州,居“中国文人笔下的最高境界”,再添岭南文化的独特“脸孔”,多元魅力将让城市空间持续增值。

1. 北上广是中国参与全球竞争的火车头

在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50%时,上海举行了世界博览会,喊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口号。“只要规划建设得当,城市将是美丽的,而且会越来越美丽。”仇保兴说,全球化时代,代表一个国家参与全球竞争的,都是各自的中心城市。这位国家住建部原副部长认为,中国必然依赖北上广为代表的中心城市,去扮演全球竞争的火车头。

仇保兴从立法角度宏观阐述:城市规划是公权力对私权力的一种干预和制约,关系主体是政府和民众,使用条件是公共利益的需要,因此就有了重要的前提——私权保护、公权约束。以新加坡的成功经验为例,除加强规划科学性外,还有必须有法规的保障。譬如建筑是私人的,但外立面则属公共空间,三年须粉刷一次。“哪里像我们的大小城市,连拖把都挂在外面。外部空间是私人的,这不对,外部该是公共空间,应将整洁美观亮给人家看的,而不是‘亮丑’。所以新加坡是对的,我们是错的。”

2. 学美国还是学欧盟?广州该走“紧凑模式”

规划先行,理念在前。“紧凑”抑或“蔓延”,是全球大型城市共同面对的模式抉择,包括广州在内的中国城市概莫能外。仇保兴介绍,欧盟、日本的城市人口密度高,公共交通可达性与经济性俱佳,造就了城市化、机动化良性循环的紧凑模式范例。在车轮上实现城镇化的美国,高速公路免费,小车普及率85%(欧盟为53%),城市扁平化,资源消耗量大,是蔓延模式的样本。

中国要学欧盟还是学美国?“很明显是欧盟。”仇保兴说,日前召开的中国欧盟城镇化伙伴会议,背景就在这里。城市生态文明的基础是保持紧凑,紧凑的第一条要求是严控单一功能区。譬如广州的南沙新区,便朝着不同比例的复合功能推进,工业、商业、居住、教育文化等服务布局,趋于均衡。他提醒:“不要将城市空间生硬切割成几个块头很大的、功能单一的、相互分离的区域。比如说中央商务区、居住区、购物园、科技园、大学城等,都要避免。”

紧凑的混合用地还有一系列指标,即所有居民步行500米可达公交车站,而在围绕地铁站的500米内解决75%就业。仇保兴以香港的新城为例,公共图书馆都在地铁站的“上盖建筑”内,地铁站上盖必然是高密度建筑。此外,100%居民步行500米可达绿地、避灾等公共场所,60%小学生步行500米到达校园,90%幼童步行500米可抵幼托地。

“所以我国(大城市)不需要校车。”仇保兴强调说,校车是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郊区化国家的专属名词,甚至是过度郊区化的必需品。欧盟很少有校车,中国也没有这种必要,而应该用紧凑模式的规划体系来方便老百姓出行,而非校车等低效率手段。根源上,则要防止私家车引导型的基础设施过度建设。他表示,各大城市有一阵子喜欢造高架桥、立交桥,认为没有立交桥、高架桥的城市就不现代化,走进了一个误区——高架桥、立交桥只能供小汽车使用,公交车可不能在高架桥顶上下客。

因此在参与珠三角规划时,仇保兴特别强调了城际铁路的份量。据介绍,城际铁路比城际高速公路的用地减少20倍,能耗减少20倍,PM2.5排放减少30倍以上,达至全然不同的城市格局。

如果说西方城市的门厅是广场,东方城市的门厅就在街道。街区和道路是流动的柜窗应该有人情味,不要纯粹为私家车开道。“我们的街区边长太大,应加密路网。”他指出,中央在文件里强调要将封闭小区逐步打开,指的是多开几个口,“并非必须让小车穿过”。

3. “睡城”死结如何解?协调城镇,平衡职住

“包括广州在内的超大规模城市,会自动的吸收人口,自我扩张,形成膨胀的漩涡。”仇保兴表示,我国有2亿5000万流动人口,当中的8600万属于跨省流动的最活跃群体,深刻影响着北上广等国内排名前十的大型城市。据悉,这前十位城市包揽了一半以上跨省流动人口,而北上广的流动人口还在不断上升。

这意味着什么?仇保兴表示,像广州这样的超大规模城市,要更注重都市圈里的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只要主城区超过300万人口,就要走“有机疏散”道路。全球城市化最早的英国一直采用新城计划推进大城市的有机疏散,当中分三种模式。第一代“新城”,完全不考虑就业岗位,全部睡觉用的sleeping town,中文叫“卧城”(或“睡城”)。以国内某超大规模城市为例,10多年前定下“十大居住组团”的规划,新城最后都成了交通拥堵的顽固肿瘤,“谁也解决不了”。不曾想,邻近省份围绕其又组建了七八个sleeping town,结果,早高峰期间水泄不通。

如何破解?仇保兴说英国人早在50年前就用第二、三代卫星城经验给出了答案: 新城继续盖,就业当地解决,并一路朝职住平衡的方向走。中国极少城市吸取这样的经验教训,而香港部分吸取了,仅在地铁口附近就解决了50%新城居民的就业。

“凡是大中小城市不协调的,经济发展就滞后,生态恶化的情况也会不断加剧。”所谓协调,即指大中小城市数量呈金字塔分布,中间断档就出问题。仇保兴表示,长三角、珠三角可作为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的典范,长三角上海独大,珠三角广州加深圳香港,两极,接下去都有很多二类城市。这些二类城市规模大,更重要的是各具独到优势,能跟一类城市竞争与互补。

仇保兴认为,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差距不在大城市,而在小城镇,“人家的小城镇人居环境都排在前面,都能传承历史文脉。而我国城乡之间的基础设施公共品投入差距还越来越大。”

对于超大城市的周边城镇发展方向,仇保兴提出在机制与设施投入外,还要有一套地方化的绿色建筑和规范管理体系,可以“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于广州而言要有部分城区能够读出岭南派神韵的建筑风格。此外,要按常住人口配备相当等级的医院、学校、公共品。

找出小城镇的病根,上海摸索了一条可供广州借鉴的门道:市属重点中小学,必须承包一两个镇的中小学,开办分校;三甲医院,至少承包两个镇的卫生院,一年之内变成分院。于是,上海60个镇,一年之内所有房子都成了学区房,所有脑外科重大手术、心脏手术都不用进主城,而原来全国到上海治病的人,现在分流到60个镇上,主城人口的膨胀趋势开始得到控制,大小城镇协同发展步入良性循环。

4. 环境与文化的经济属性 海珠湿地5年后价值翻番

“广州跟杭州很像,属天生丽质,是山水城市。”这位前杭州市长表示,江河湖海溪湿地齐全的穗杭均为典型南方水城,更兼秀美山峰环绕,“居住在山水林间的山水城市,是中国文人笔下的最高境界。”

仇保兴以国内某著名旅游城市作反例:原来有一条古老的木板房街,秀丽而具地方特色,后来改成欧陆一条街,至今冷清萧条;还有许多溪流湖泊,每一溪流湖泊上又有大量石拱桥、石板桥,可以追溯到明代,“结果引入了其他设计元素,带了很多钱来,石拱桥、石板桥全部挖掉,改成了彼得堡桥、塞纳河桥。外国游客千里迢迢来看中国的东西,没想看到的是他们老家的东西,败兴而归。”

“这些都是我们的教训,提醒我们要懂得尊重。”仇保兴口中的尊重,指的是城市规划学中的三个至高原则:

首先是尊重当地的自然资源,如山水资源;

第二是尊重当地的文化,本土的才是世界的,才是独一无二的文化符号;

第三是尊重普通人的长期利益。

在广州停留期间,海珠湿地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告诉大家,再过5年,它会因为物种丰富、植物生长而使其价值将增加一倍。每年它都会自动升值,而且不需要投入就自动升值,就相当于我们家里存了一幅唐伯虎的画,无需任何代价,每年保值增值。”

 

(图片来源于百度图片)

5. 岭南文化是广州的宝贵“脸孔”

“传统岭南派建筑也如此,不断增值。”仇保兴再为广州建言,山水城市、园林城市、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名街,不仅代表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还具有永恒的传统智慧。在岭南文化里,院落、花园等建筑,实际隐含着几千年来一方人对一方水土自然的奥妙领悟。譬如岭南建筑院落,一个门道,两边都是石头所砌,能将冷气从地底引升,使地表的温度降下来,并形成室内的穿堂风——这就是古人对微气候、微生态调节作用的践行。

“岭南文化博大精深,这种文化和岭南的气候、人文精神紧密结合,造就了岭南建筑这一包含着许多天人合一理念和节能减排功能的古代智慧,我们至今还在不断解读。”论及地方文化与城市格局的关系,仇保兴认为,作为岭南文化的发源地,广州若能出现一批片区,保护传承重现岭南风格的建筑神韵,那将赋予广州多元“脸孔”。

“广州除了山水,小蛮腰这样的现代化,还应该展示更有渊源、世界独一无二的岭南文化脸孔,这是更重要的一张脸,独一无二的最是珍贵。”仇保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