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支机构

仇保兴:城市管理者要拥抱新生事物 适应共享经济的模式

时间:2017-03-17  来源:城市科学研究会  作者:

“共享单车在哪停,在哪取,应该由人民群众自己决定。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传统的管理模式,正在跟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发生冲突,一些地方甚至对共享单车采取了各种限制措施。我认为,当前政府部门要做的是明确法规:一是任何人都不能私自扣留共享单车;二是有损坏的单车,要及时进行修理;三是城市管理要拥抱新生事物,管理方式要适应共享经济的模式。只要我们的管理者真正转变思想观念,共享单车就会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3月16日,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仿佛在一夜之间,很多城市的大街小巷,冒出了共享单车的身影。浙江省金华市政府驻京办副主任董智频感慨:作为在京工作的外地人,自从下载了共享单车的软件,在北京城出行方便多了。

共享单车比城市公共自行车更贴合群众的消费需求:公共自行车出行系统通常以城市为单位进行部署、建设,由数据中心、驻车站点、驻车电子防盗锁、自行车及相应的通讯、监控设备组成。停放地点由城市公共交通管理部门决定。使用者需办理借车卡,在指定的站点刷卡后方能借车,到达目的地后,需将车归还到就近的站点。而共享单车随取随停,在管理上更加人性化,一切以方便用户为出发点和归宿点。与其说,共享单车是公共自行车的“升级版”,不如说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一个生动样板,是“自组织交通”的一种新形态。

共享单车已成为城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受到了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欢迎。虽然无先例可循,但因符合低碳出行理念,地方党委、政府有的对其采取观望、默许的态度,有鼓励的,有抵制的。一时间,各行其是,众说纷纭。

仇保兴说,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一种新模式。什么地方需用车,什么地方需停车,都应由用户说了算,而不是政府事先规划说了算。以前,政府管理部门往往是在城市里划出若干个点,供公共自行车停放。实践证明,这种管理模式需要改变。近段时间来,北京和上海等地都发生了抵制共享单车的情况。仇保兴透露,有关部门正在酝酿一个文件,以规范对共享单车的管理。

仇保兴认为,政府的管理模式要适应共享经济,而不能让共享经济来适应政府陈旧的管理模式。政府的公共自行车应该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对于城市空间有限的问题,仇保兴说,可以像荷兰一样,在公共场地建一个停车架,实现自行车立体停放。任何一个网络的价值,与其节点的联接平方成正比。“只要政府不犯糊涂乱封杀,共享单车会有很大的前景。一方面政府管理存在很大的惯性,需要“刀刃向内”主动改革适应新事物;另一方面要防止利益集团影响、干扰决策。事实上,美国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被称为车轮上的城市,交通能耗和空气污染问题已成为困扰现代化进程的一个大问题。许多先行国家倡导在城市中,只有步行、自行车能通行无堵。小型的、低碳、环保的交通工具,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严备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综观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互联网企业一哄而上生产自行车的现象比较普遍,类同于前些年政府推行的公共自行车,产品的质量问题堪忧。互联网企业来做自行车,可以说是“隔行如隔山”。互联网企业在设计、开发、生产自行车的过程中,对自行车质量的标准拿捏不准。致使现在市面上的共享单车普遍存在质量差、档次低、安全性能不完善等诸多问题。他们大多把目标定在解决一公里到三公里的短距离出行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近30家互联网企业在做共享单车。严备战呼吁,要尽快制定共享单车的质量标准及管理规则。他认为,作为公共共享的自行车,如果产品档次太低,既不安全,又有损城市形象。他希望政府管理部门能与时俱进,能尽快推进共享单车标准化的制定和质量监督。

严备战说,共享单车未来的市场前景肯定会很美好,这是由产品的特性和人的需求所决定的。希望消费者在使用公共产品时,要加以保护和爱惜。国家有关部门要将其列入诚信名单记录体系,对故意破坏、霸占为己有等不遵守规则的行为,要予以追溯和惩处。